某个香气芬芳的夜晚,我们将返回地球,沿着回来的路找到海,弯下身子,呼吸着同样的红花草,低浅的,白色的。
 

http://mobile.rr.tv/pages/videoShare?id=586544&share=28961410&mobid=1RMX3

假如我爱你比你深,这是我的幸运。

假如你爱我比我知道的深,这是我的幸运。

假如我们能很快在一起,这是我们的幸运。

假如白发苍苍时我们终能团聚,这是我们的幸运。

假如上帝只让我们看一眼相爱的模样,这是神的恩赐。

假如真的没有来世,今世我将拼尽全力。

假如今天我说的话都只是我的勇气,

这是你能拥有的最真的伤痛,

它将不会被任何尘世的幸福掩盖。


晚安。这是可以好好睡着的节奏。。。。

晚安,亲爱。不要问我为什么在清晨说晚安。

晚安。可是我在和谁说晚安?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没有长眠。

我是凛冽的寒风,

掠过诺森德的雪原。

我是温柔的春雨,

滋润着西部荒野的麦田。

我是清幽的黎明,

弥漫在荆棘谷的林间。

我是雄浑的鼓声,

飞越纳格兰的云端。

我是温暖的群星,

点缀达纳苏斯的夜晚。

我是高歌的飞鸟,

留存于美好的人间。

不要在我的墓碑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我从未长眠。


我的团队,我的战士,多么想念你们啊!


两个人非常渴,喝同一口井水时,一个用金杯,一个用泥杯。前者觉得自己富贵,后者认为自己贫贱;前者得到了虚荣的满足,后者陷入无谓的烦恼中。他们都忘了,自己需要的是“水”,而不是“盛水的杯”。

我也希望我能尽量活到100多岁,耐心地、高贵地、等着重逢。



我也 想要这样的人生:我爱一个人睡行军床就一个人睡行军床,我爱满地堆着书就满地堆着书。我爱怎么一个人死去不关别人什么事。



我还想要不死不朽,我想跟着时间,看个究竟。



查看全文

今晚我去非洲睡觉了,晚安。

“凡人皆有一死”Valar Morghulis

 
“What do we say to the god of death?   Not Today!”——我们如何回答死神?不是今天!

我是Arya,我要自己活下去,走过去,最终必有一死,但是,Not today!


琼恩·雪诺。当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时,要怎样坚强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Arya在苦难中,想念的惟有琼恩哥哥,不仅如此,所有的Stark在苦难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往北走,去绝境长城,去到琼恩身边。 
而第五卷终了,琼恩大人放弃了誓言放弃了荣誉,第998任守夜人司令官扔下了长城和弟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他去救他的小妹啊! 
 

 我总是忍不住想,即使琼恩是艾利娅的哥哥又如何呢?若能生生世世相守,那什么都无足轻重啊。 
看:如果我不能娶艾利娅,那没有任何人可以!可事实上,他只会默默地为艾利娅准备一切,然后跨上坐骑,送她远嫁。 
 


 布兰·斯塔克。永远的雀斑美少年。

你将永远不会再次行走,但是你可以飞翔。这是布兰得到的预言和启示。

行走和飞翔,我会更愿意要哪个呢?真难抉择。那这样,如果有人能陪我行走在人间,我就选择行走,如果必须独自一人,那我选择骄傲地飞翔。
无论如何,我的心可以高飞。


 临冬城主 艾德·斯塔克。

“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奈德是完美无缺的,除了当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时候。死亡和恐惧、权势和富贵,全都无法夺去他的骄傲和荣耀,但是父爱可以。为了女儿,奈德低下了头颅,当时他放弃的东西叫“正义”。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此,恰恰是死亡的那一刻,英雄的荣耀和骄傲丧失殆尽。 
我,也想嫁这样一个,面容厚实、身体健硕、寡言少语的男人,可他,也是一个父亲。 


真想知道,人生的路途中都会遇到些什么啊。

我一直认为,人只可能也只应该嫁给一个深爱的人。可是,就一定不会有背叛吗?爱情是不能被保证的东西,是不是?那果然无趣的“责任”,才是婚姻的真谛?不,我不需要谁来对我“负责任”,那不仅无趣,而且令人屈辱!假如他不爱我了,我一定放他自由,假如我爱他,我一定祝福他!那么,我会对婚姻“负责任”吗?啊,我会,我一定会!那,如果一旦婚姻对我来说,只是责任的时候,我的丈夫会不会也认为那是无趣而且屈辱的呢?我想要这样一个人,一个也会认为我给婚姻的所谓“责任”,给他的所谓“亲情”是屈辱的男人!假如我不爱他了,他一定不会接受我的“牺牲”,他会给我自由,假如他仍爱我,他会给我祝福。问题是,假如他是这样一个人,我怎么会不爱他呢!但是我是这样一个人啊,会有人因此更爱我,更珍惜我吗?

无面杀手贾昆。艾利娅是不能和琼恩哥哥相伴终身的,那我愿意她和贾昆在一起。惊险刺激的人生是多么令人向往啊。贾昆给艾利娅一枚铜币和一句话,让艾利娅能找到他。铜币上刻着这句话: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   



 凡人皆有一死,殊不可畏。惟有和你在一起,死虽不足惧,而生,更令我眷恋。 

http://player.yinyuetai.com/video/player/868695/v_0.swf


 
 
 


查看全文

故事发生在底比斯,《七雄攻忒拜(底比斯)》,出自希腊神话第六章。克瑞翁在Oedipus垮台之后取得了王位,Oedipus的一个儿子Eteocles为保护城邦而献身,而另一个儿子Polyneices却背叛城邦,勾结外邦进攻底比斯而战死。战后,克瑞翁给Eteocles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而将Polyneices曝尸荒野。克瑞翁下令,谁埋葬Polyneices就处以死刑。安提戈涅毅然违抗城邦埋葬了哥哥,于是她被克瑞翁下令处死。安提戈涅拒绝接受禁令时说“就算没有别人来,我也要自己埋葬他,并独自承担埋葬我的亲兄弟所带来的危险。”“对这种挑衅对抗城市统治者的无政府行为,我并不羞耻”( ekhous apiston tênd anarkhian polei)。”

安那其主义者我并不因其老朽感到羞耻。

深更半夜不睡觉当然就这样啦。

Jane XØ,Ctrl+C。因我不知道她谁。“You know who I am but who I am doesn't matter." 她只是这么说。

我不应该如此想你。我不应该如此想你。我不应该如此想你。

假如我真能理解你的生活。假如我真能接受你的生活。假如我真能喜爱你的生活。

那你当年就娶我了。那你当年就娶我了。那你当年就娶我了。

我应该滚回我的生活中去。我应该滚回我的虚无中去。我应该滚回我的抑郁中去。

可是我他妈的还是想你啊!

好好地待她,你好好地过。我真的爱你,可我允许你把这看成欺骗。

我亲爱的,石油工人。

© Asperger's-Ming | Powered by LOFTER